在作者撰文時,美元指數(DXY)下跌約0.6%,至97.2關口附近,美國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表示貿易與通脹風險或很快將使得美聯儲放松貨幣政策。這與美聯儲5月初的“耐心”立場形成鮮明對比,當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未對利率升降前景表現出傾向性。自那時以來,美國和中國、墨西哥、印度之間的貿易緊張關系不斷加劇。


目前市場預期9月FOMC會議降息的可能性超過90%,布拉德的言論似乎為美聯儲2019年降息打開了大門,同時也為本月晚些時候的FOMC會議定下了基調。若美聯儲官員更公開地轉向寬松立場,可能為美國今年壹次或多次降息掃清道路,從而帶動美元進壹步下行。


特朗普連續揮舞關稅大棒可能加速美聯儲降息並刺激避險資產上漲


美聯儲利率政策需要越來越多地考量不斷加劇的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同時央行還需密切關註壹旦爆發全面貿易戰,全球金融市場可能受到的沖擊。如果特朗普總統擴大關稅措施範圍,全球貿易緊張局勢進壹步加劇,則可能加速美聯儲降息,同時助推市場避險情緒,推動黃金、日元和美國國債等避險資產進壹步上漲。


美國非農就業人數或緩解美元近期的跌勢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美元將跌跌不休。如果本周五美國非農就業數據再次顯示國內就業市場強勁,將考驗美聯儲依賴數據的立場,同時美元多頭可能反攻。


在不確定性加劇時期,資金流入美國國債也會為美元提供支撐。隨著歐洲和英國應對各自的經濟和政治問題,預計將限制歐元和英鎊的漲勢,進而有助於緩解美元的跌勢。


原油投資者未理會沙特保持市場穩定的承諾


布倫特原油期貨回吐今年以來的漲幅,在作者撰寫本文時,油價在62美元關口附近。最近幾周,美國與多國貿易緊張關系升級給全球增長前景帶來負面影響,加大了油價的下行壓力。


沙特能源部長 “采取必要措施維持油市平衡”的表態也未能提振油價,投資者擔憂全球原油需求前景。如果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且繼續抑制全球經濟擴張勢頭,即使歐佩克+產油國本月晚些時候決定延長其減產計劃至2019年下半年,可能也不足以顯著緩解油價下跌動力。

 

免責聲明:本文的內容金代表個人觀點,不應該被解釋為囊括個人和/或其他投資意見和/或任何金融工具交易的建議和/或對未來表現的保證和/或預測。ForexTime Ltd及其聯盟商、代理商、董事、管理人員或員工不對文中的任何資訊或數據的精確性、有效性、時效性和完整性做出保證,也不對根據文章資訊進行投資而產生的任何虧損負責。